糖醋鲤瑜

看了日本的老人,我总觉得自己过去对老年人生活的想象过于贫瘠,总想着他们是被抽干了人生意义的人类,但其实他们也有丰富的情感与恋爱。


――《东京一年》

勇敢是:当你还未开始就已知道自己会输,可你依然要去做,而且无论如何都要把它坚持到底。你很少能赢,但有时也会。


――《杀死一只知更鸟》

但是太阳,它每时每刻都是夕阳也都是旭日。当它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残照之际,正是它在另一面燃烧着爬上山巅布散烈烈朝辉之时。那一天,我也将沉静着走下山去,扶着我的拐杖。


――《我与地坛》

危卧病榻,难有无神论者。


――《我与地坛》

一生一世一双人,相亲处怎销魂。不知天上有佛神,袖手经纶。粉絮游丝堪恼,遮了月影流云。心尖一点赤砂痕,拭罢犹存。


实在太喜欢这首画堂春了!

待到眼睛熟悉于黑暗,隐约望见夜空中星斗。


这种文字真的很温柔。

我曾七次鄙视自己的灵魂:


第一次,当它本可进取时,却故作谦卑;


第二次,当它在空虚时,用爱欲来填充;


第三次,在困难和容易之间,它选择了容易 ;


第四次,它犯了错,却借由别人也会犯错来宽慰自己;


第五次,它自由软弱,却把它认为是生命的坚韧 ;


第六次,当它鄙夷一张丑恶的嘴脸时,却不知那正是自己面具中的一副;


第七次,它侧身于生活的污泥中,虽不甘心,却又畏首畏尾。


——卡里·纪伯伦

我总会想起母亲教给我的一切:每天早晨都要整理床铺,不论喜欢与否;收到礼物要马上写感谢信;即便在某地方只住一晚也要打开行李;若没有提早十分钟赶到约会地点,就相当于迟到了;乐于倾听,即使你不情愿;每天告诉你的伴侣(孩子、孙子、父母)你爱他们;书桌上要使用衬架;随时备上许多礼物,因此一直有东西能够送给别人;偶尔庆祝;对人友好。


――《生命最后的读书会》

终于学会《乾坤带》辽|・㉨・`)

昨天的辫儿和馕世界第一甜!!

“我常以为是丑女造就了美人。我常以为是愚氓举出了智者。我常以为是懦夫衬照了英雄。我常以为是众生度化了佛祖。”


这句话我真实的喜爱!!!!!!!!!!!!!!!!!

1 / 5

糖醋鲤瑜

我只是一座桥,架设在我之所无与我之所愿之间。

© 糖醋鲤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