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鲤瑜

「不期而爱全员向/哨向」爱情百分百*02

*简单说一下。所有导师都有独立的宿舍楼,就像文中描述的别墅一样。Techno的学生中只有他自己是向导,设定是向导得到训练后也可以变得和哨兵一样强大。

这章伏笔还是蛮多的。

*根据所有人的身份安排来说,只有TinCan这对的强大的向导和可爱小哨兵(…)

*本章少量KlaNo警告。Can小可爱被塞狗粮警告。(Ae对Pete并不是一见钟情的。)

*私设多阅读慎 人物略OOC 文笔渣。

*突然想起来在哪里看到一种年下模式,觉得炒鸡萌derrrrrrr!!!!!你们快带入KlaNo品品!!

年下攻卖萌撒娇装可怜,年上受就好好好行行行都依你。

“哥哥我想做……”

“昨晚不是……一夜都没怎么睡……”

“今天白天哥哥不是都已经睡过了嘛。”

“可是你又……啊……别着急……扣子……”

*昨天的花絮可以说是很甜了!!!!可以开大车了(不×


Pete尽量与自己的精神体力量共鸣来对抗对面那几个痞子,但那几个痞子真是太强大了,而自己是向导又是初学者,无法发挥自己真正的能力,只能步伐踉跄的奔跑或者做简单的反击。被身为哨兵的痞子不断地攻击,承受攻击的他浑身说不出来的痛。那痛在身上游走,像是一只囚禁在身体里的猛兽要破体而出一般,在身体里狠命冲撞,一下一下的攻击着他的心肝。

“哟,原来只是傻少爷嘛…都说了给我们钱什么事情都好办,你自讨苦吃我们也没办……啊!!!!”

突然出现的牧羊犬随着主人的情绪的波动发出怒吼,姿态之威猛好比审判众生的阿斯特莉雅的武器还要狠。

那群痞子连同自己的精神体们都被震到地上。

一向温柔待人的Ae惚地发了狠,紧紧箍住手中的棍子,出手凛冽。连同自己使群兽闻知尽骇惊的牧羊犬一起朝那群痞子进攻。

牧羊犬的嘶吼驰骋着狭小的空间,屏障的空气中凝聚起土黄色的氤氲。

知道实力不如人家的痞子们急忙向Ae求饶求他放过自己,生怕晚了一步就会被打死。

哼,原来是几个欺软怕硬的怂包。

“喂,你没事吧?”

Pete抱起自己伤痕累累的精神体,然后伸出手把自己眼角擦干净,被揉的发红的眼角看上去也不是委屈或难受,反而有另一种情绪在。是对面人看不懂的情绪。

“我没事,谢谢你。”明明眼角还有未擦干的泪水还要带着朗爽的微笑掩饰自己的难受。

Ae上下打量着地上的人,伸出手意识他搭着自己的手站起来,“你是向导吗?那你会做精神疏导吗?”

Pete尴尬地摇摇头。

Ae深呼一口气揪住人洁白的后劲,脸越靠越近就在要亲上的一瞬间Ae又深呼一口气顿上一顿,他复又垂首,奔向咽喉处细啄轻吻。Pete落在脖颈上的轻吻搞得迷迷瞪瞪,明亮的眼睛瞪得滴溜圆,只觉得身上的伤口不疼了自己的脸颊反而红透了。

被刺激的满脸通红的Pete一时不知该躲开还是就这样待着。

Ae的思维神经享受着身前软糯香甜小向导的安抚,渐渐有序起来。

“啊抱歉,因为你不会做精神疏导,只能先这样了。你叫什么?”Ae抱着Pete的肩膀将他揽到怀里。

“……我叫Pete,这是我的精神体,可以叫他Saint……”Pete揉揉怀中的Saint,Saint睁开眼睛“喵~”一声示好随后闭上眼睛疲惫地窝在Pete怀里。

是还没经过训练的向导啊,难怪连那几个小痞子都打不过,也不知道如何使用精神触手来帮助哨兵做精神疏导。怀中的精神体看起来很疲惫,受了很严重的伤吧。真奇怪,明明那么难受还要强忍故作坚强。

Ae越想心里越堵得慌,按捺住想揉人头毛的心思,接过他怀里受伤的Saint交给思维精神平和下来又被召唤出现的Perth,Perth自然而然的将温顺的Saint搂到自己怀里,用大爪子笨拙地摸摸银蓝色光泽的短被毛,Saint的眼睛突然睁开了,是深沉而鲜明的绿色,它眨了眨眼似乎表示感谢和顺从,随后用小脑袋拱了拱笨拙的大爪子。

Saint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使Perth想起在墨绿与嫩绿交叠的树丛间捕捉到的一双清澈漂亮的眼睛。是它的眼睛吗?

转头便看见一脸疑惑的Pete,眨巴着水润的大眼睛,好像在问,你干嘛呀?

“啊,今天你先跟我回我们学院的宿舍吧,你受太多伤了,需要及时治疗啊。”

Pete怔怔地点点头,看着抱住他的男孩的侧脸发呆,那个把他圈在怀里的男孩。

直到耳尖都泛起了艳丽的红色,那张俊俏的脸蛋儿似乎过于白皙现在也都红透了,眼睛也羞怯的躲躲闪闪,才后知后觉从男人的侧脸移开。

Ae望了望怀里害羞的Pete忍不住笑出声,“你害羞什么……”

Pete听到这话反而更害羞了,摇晃着小脑袋不知该作何反应,只知道自己要跟着Ae的脚步走。

——不跟也不行,自己都被人抱在怀里了。

沿着学院的林荫道走到了一栋别墅前,那栋气派许多的小别墅砌着古朴又耐看的朱色砖瓦,前院的小花园里有向日葵和木槿花随风飞舞。门厅前的陶瓷花盆里则种着一大丛草本秋海棠……唯一和这美景违和的就是衣架上晾晒的男士内裤……?

很快,他们来到了Ae的宿舍楼门口。

“Ae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Can打开门就看见Ae怀里抱着一个浑身是伤的男孩后面还跟着傻乎乎的Perth——边走边停下来看一眼背上的猫。

Ae当作没有看到,走进屋内连拖鞋都来不及换就把人小心翼翼的放在沙发上,然后温和的对他说:“你先坐在沙发上,等我去帮你拿药。”

Pete礼貌地回答:“谢谢你Ae。”

Can慢吞吞走进厨房,打开冰箱,发现里面只有几杯不怎么新鲜的果汁和几瓶牛奶。

于是他拿出两瓶牛奶,询问客厅里的Pete:“你要来点牛奶吗?”

Pete朝Can礼貌地笑了笑,“谢谢,不过我不是很想喝。”

Can闻言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凑到沙发上,挤在Pete身边,“你是Ae的朋友吗?我跟你讲啊最近Ae特别烦躁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想你也知道,他可是我们这里最厉害的哨兵,情绪一旦控制不住就啧啧啧。No老师是我们这里唯一的向导,可是他又不经常出现在宿舍里也不能及时帮助Ae做精神疏导,于是就叫他每当烦躁时就出去跑跑步啊什么的……”

原来他情绪波动那么大是因为本来就很烦躁。

“……诶话说你是向导吗…?”

回想起不久前吻在他脖颈上的唇……Pete不由自主地摸了摸侧颈,白皙的脸蛋上又染上了淡淡的粉红色。

“是的。”害羞的点点头。

“啊这样啊,”Can完全没有发现Pete的害羞,“你也是我们这里的学生吗?以后你可以经常来我们这里给Ae做精神疏导啊,没办法作为好朋友的我看他难受我心里也不好受……”想到Ae的精神体在暴躁时把自己最爱吃的意式奶冻给打翻了心里就不好受。Can吧唧吧唧嘴。

“哦对了我叫Can你叫什么这只很可爱的猫咪是你的精神体吗?”指了指靠在“忠”犬Perth身上休息的Saint。

“你好Can,我叫Pete,那是我的精神体,你可以叫它Saint。”Pete觉得紧凑着自己的Can很可爱,说话很可爱人也很可爱。于是语气不自觉的轻柔了许多。

Ae从楼上卧室里拿药出来便看见自己的好友Can和Pete一起窝在沙发上聊得正开心。

感觉心里窝火。

“嘿Can,Pete现在是病人,不要凑他那么近!!”

Can扭头看Ae一眼,从沙发上站起来朝正在暴躁中的Ae吐了吐舌头,嘴里嘟囔着“Ae什么时候可以恢复正常”等闲言碎语,踏着楼梯回到自己的卧室里去了。

啊,又莫名其妙的发火了……

Pete却朝Ae温柔地笑了,看着他。

Ae反倒被看的有些不自在,尤其还是睁着圆溜溜水润的大眼睛温柔地看着他的男孩。

“来吧,我给你涂点儿药膏,伤的都是胳膊,还好。”Ae拿起药膏和医用棉签轻轻地在Pete伤口上涂。边涂边和Pete闲聊来分散他的注意力,——药物刺激强的药膏涂起来会很疼的。

“你在哪里上学?”

“啊……我就是在这里上学的,我是新生……啊…”没把握好力度,下手可能重了些。

“对不起弄疼你了吗,呼~”Ae在涂药膏的伤口处轻轻吹气来缓解疼痛。“没关系。我是新生,因为……”Pete顿了顿,“因为一些家务事,迟到了几天。”

Ae放下药膏轻轻揉了揉Pete伤口,朝他咧嘴笑:“好了,你先休息一下。”俯身要把Perth身上的Saint包扎。

“嗷——”Perth抬起爪子护着Saint不让Ae抱走,Ae感到莫名其妙。

你干嘛??我要给Saint包扎伤口。快放开,时间久了伤口会感染。

明白了……

“嗷呜……”

只剩下失落和沮丧在空气中弥漫,对待主人士气全无的Perth无力地目送心心念念的Saint被抱走。

忽然,传来一阵肚子叫。

Ae有些疑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Pete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地捂了捂自己的肚子。

A饿好想伸手揉一揉他的头发,但还是忍住了,只是笑着询问:“饿了吗?等我帮Saint包扎好就去帮你做饭。”

Pete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Ae起身走向厨房,打开冰箱,冰箱里只有不知道是几天前买的蔬菜,已经蔫了不新鲜了。死Pond之前说买菜也没买,懒死算了。于是只能将手伸向仅剩的几个鸡蛋。

“吃鸡蛋羹好吗?最近没有买菜冰箱里也没有别的食材了,只能将就一点儿了。”说着,Ae熟练地单手打起了鸡蛋。

后面跟来要帮忙的Pete点点头,看到这个场面还是有些震惊,毕竟现在会做饭还这么熟练的单手打蛋的男孩是稀有物种。

“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Pete凑上前问。

“Pete就乖乖等我做好后直接吃吧,不然扯到伤口了怎么办。”扭头朝人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看到人似乎有些不满地嘟起嘴,看着眼前人可爱模样,Ae终于还是伸手揉了揉Pete的头。

被揉了头的Pete不知所措,呆呆的低下了头。

“做好啦!”Ae一手端一个碗,放在了餐桌上。

“谢谢。”Pete拿起勺子往嘴里送了一口。

“很好吃,Ae你太厉害了!”

“你喜欢就好。”Ae看着Pete吃饭的样子,幸福感陡然上升。

“Ae,一会儿No老师就带着Pond和Kla从训练营回来了,我们吃什么…”Can接到Pond的电话,哒哒哒跑下楼询问今天的午饭,却看见Ae正和Pete共进午餐。

Pond双臂交叉在胸前,质问坐在饭桌前吃午饭的Ae。

“所以你带回来美人就不管我这个朋友了?你是见色忘友的代表吧。我被No训了一上午现在又累又饿。你就不能心疼心疼我吗?”Ae端起两个空碗完全不理在自己耳边鬼哭狼嚎的Pond,“啊——Ae啊——你怎么可以抛弃我呢——”Pond使用苦肉计死死揪住了Ae的衣角,最后一句话撕心裂肺还带着哭腔,可以说是闻者伤心了。

“嗷,你说你是Type的学生吗?”Techno坐在沙发上询问Pete。

“是的。本来说好是开学去和Type老师申请的,可是因为处理了一些家务事就延迟了几日。”

“好的,那下午你和我一起去训练营吧。”Techno朝Pete露出了一个微笑。

Kengkla看见那个笑容了,而且他还距离露出那个笑容的人很近。

纯净得和阳光融合在一起的那个笑容。纯白的,带着无丝毫杂质的温暖。

他爱那个笑容。

没关系,慢慢来,马上就可以得到他了。Kengkla看一眼舔着Mark鬓毛的Gun,内心对Techno的渴望无法掩饰。

未完。

*欢迎来评论区闲聊鸭!!!!!

评论(25)
热度(173)

糖醋鲤瑜

我只是一座桥,架设在我之所无与我之所愿之间。

© 糖醋鲤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