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鲤瑜

「PerthSaint」青梅比不过天降

*RPS预警

*文章内容纯属虚构 请勿上升真人

*“我”大家可以随意带入自己

*阅读愉快——

爱情爱到最后往往令人作呕。

可我与我家小竹马的爱情还未开始,就被天降的“骑士”以碾压性优势打败了。

咳。不是我的。

是我竹马的骑士。

01.百无一用的青梅

我,作为当今泰娱炽手可热的明星Saint的名义上的未婚妻,打小就和他一起玩许下了婚约,所以现在已经成年到了兑现承诺的时候的我们是属于被各自家长逼婚的一对。

“你在干嘛?”

嘀。私信声响了。

“没干嘛,喝白开水呢。”

而Saint就是一杯白开水,放在桌上不想喝,泼在身上能让你难受一下午。

我坐在床上晃晃腿,——反正我也不喜欢他。

“就……”

“那个……”

“有事说事,别磨磨唧唧的。”

“再帮我和Perth一次吧,拜托了。感谢你。”

作为Saint大帅哥的小青梅,我从幼稚园时期就没少受暗恋他的小姑娘的欺负。到了中学,对我的行为更是过分,被一群打扮的花里胡哨的女生堵在学校门口的事情也是两三天一次,她们终于停止她们过分的行为是在Saint为我出头的那一次。到了大学我故意和他报考了不同的学校,因此我们之间的关系淡了许多。

——我本以为我的人生会就此安生下来,可是老天爷就爱开玩笑。

平日里就不怎么温润的Saint现在看上去更像只炸毛呲牙的小野猫,他丝毫不惧的逼近Perth,仿佛他们两个再靠近一点就要狂啃彼此的帅脸了。

两人看似针锋相对的互瞪,把像个鹌鹑似的我吓得大气也不敢出。

Perth突然扯起嘴角笑了出来,凑近了些用鼻头蹭了蹭Saint的鼻头。

我:???!

我敏锐地捕捉到Saint眼眸间深溺的温柔。他轻抚人脸庞的刹那,娇滴滴的温柔模样全都给了面前的男子。

“我们在一起了。”

Saint侧头倚于人肩头,贪婪地嗅着人身上专属味道。

挺好的。

不对……等、等下。

你们为什么和我说?跟我有什么关系?

“所以我想请你帮我们一个忙,这个忙只有你能帮了,拜托了,感谢你。”

“嗯?什么忙是只有我可以帮你们的?”我承认,刚刚听到Saint的话我还有点儿小激动。

“公开我们的恋情,掩盖我和Perth的恋情。”

……

Perth是谁?是我竹马前阵子刚杀青的第一部戏的男主角,我竹马在里面饰演“女主角”。

听起来很无理的请求,但是为了成全小两口我还是同意了。

公开我和Saint恋情的那一天,我和该事件男主角双双遭到了网络喷子的谩骂,Saint也因为这件事情失去了很多爱他的粉丝,失去了很多商演的活动。我抬头望着双眸通红,眼中满是泪水的Saint一时不知所措。我其实不明白这么做的原因,明明那么在乎自己好不容易打下来的事业,而且是屏幕CP的两个人,亲密一点儿粉丝会开心吧?

当他坐在我面前声泪俱下的将自己对Perth的喜爱说出来时,我明白了。

Saint爱闹爱笑懂感恩热爱着他的事业他的粉丝,但他想拥有一生一次的恋爱,拥有一个可以让他心动一辈子的人,这个人是Perth。

我突然想起一句话,“当你拼尽全力想要做一件事的时候,全世界都会帮你”,从前我是非常相信这句话的,但是现在明白不是这样的。当你拼尽全力想要去做一件世人认为是错误的事的时候,全世界都会阻挠你,对你进行谩骂。——Saint与Perth公开所承受的压力可能比现在的压力还要更大。

Saint手肘撑在桌上,白皙的脸蛋被酒烧的通红,最后把脸蛋埋在自己的胳膊里似乎睡着了。我望着醉倒在桌前趴着睡着了的Saint叹了口气然后拨打了电话。

“Perth吗?Saint喝醉了,你来接他一下吧。”

Perth没Saint劲儿大,不能抱只能把人一把捞起背在背上。

我看着深夜只有路灯照亮的街道上他们两个人摇摇晃晃往停车场走,似乎听见了Saint说要回家,Perth愣在原地好一会儿,托着人的屁股往上提了提,

“好,我们回家。”

02.

虐吗?我就问你虐不虐?

别闹,这可是一篇傻白甜。除了帮他俩谈恋爱,其他一切都是铺垫。

03.结婚吧

  “结婚吧。”

 我对坐在我对面吃东西的Saint说,“婚礼,蜜月旅行,置办房产什么什么的,都可以由我来出资。”

Saint保持着礼貌而不失尴尬的微笑,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大猪蹄子,耳朵尖儿跟着你的脸蛋都粉红粉红的了!

“我连你俩孩子的奶粉钱都承包了,拜托你俩快去结个婚吧!!”

 我盯住自己的竹马。为迎合狗仔特意准备的约会Saint打扮得十分精致,西装整洁舒坦,领结也打得一丝不苟。但是从我这个角度可以看见从衬衫领口里若隐若现露出的一块暗红色吻痕,于是我就盯着那块吻痕看,仿佛可以让我找回一丝颜面。

Saint的唇角抽搐了一下。

“你还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当然知道啊!!!!撮合你和Perth结婚啊!!

“结婚吧。”

 我对正在喝奶茶的Perth说,“孩子的名字我都替你俩想好了,男孩子就叫Dante,女孩子名字就叫Aurora。”

Perth吸溜到嘴边的珍珠又滑回杯子里堵在吸管里,脸红红的回忆着我刚刚的话。

 “其实孩子的名字不是问题,”我猛吸一口手里的汽水却不小心被呛到,“问题在于,你们什么时候结婚?你难道想看着他和我秀一辈子恩爱吗?”

 “这里并不是ABO的世界,Saint也不会给我生孩子。”Perth放下手中的奶茶,“时机还未成熟,我们……还没想公开……”

Perth完全忽略掉我热切的,渴盼的目光。

我忍无可忍站起来朝Perth拍桌子。

“等时机到了你们连公开的机会都没了!”我朝他怒哄,“Saint不清醒你也不清醒吗?他觉得你的未来比他闪烁,一直在用自己最大能力去保护你!就凭你在他心中的地位,还不能说服他吗!”

 我居高临下,用恨铁不成钢,怕儿嫁错郎的悲愤眼神看着Perth。

Perth愣住了。

我继续趁热打铁,眉毛一挑,身体前倾,双手扶住两边桌角,“难道你不想以老公的名义去照顾他吗?”

我作为当事人之一,十分清楚他们现在的处境,虽然以“现在这样连营业都会被骂虚伪根本不能近距离恋爱了,我更想每天见到P'Saint”这种听上去就是骗同居的借口和Saint住到一起也算是好事,不过Perth是有贼心没贼胆,再加上住到一起出行更要小心翼翼的,哪来时间把正事办了?

最近两个人身上的味道也是一样的这点也很好。但是Perth蠢到只会用类似动物标记的方法宣告主权了,这么微小的细节谁会发现啊!!而且Saint迟钝的经过我提醒后才发现Perth对年上恋人的小心思,笑得比凌晨花园初绽放的娇嫩的鲜花都好看。

Perth朝我点点头。

  “女孩叫Aurora①可以,男孩我觉得叫Uranus②会不会更好些?”

04.

一觉醒来Saint被我密谋和Perth结婚了。

05.青梅比不过天降

时间倒转回一天前的那个早上。

Saint是被门外兵荒马乱一般的声音吵醒的——昨天晚上他熬夜读剧本顺便等Perth回家,可等到凌晨几点钟Perth也没回家,于是刚昏昏沉沉睡下没一小时,门外过于嘈杂的声音使Saint不得不开门去看看。

 ——于是性子温和可亲有点儿闹腾的小少爷就被自己的爱人当着七大姑八大姨各大媒体的面前求婚了。

刚睡醒迷迷糊糊的Saint揉着眼睛被Perth戴上戒指后背进屋里无情的把我们甩在了门外。

部分粉丝回归PerthSaint大队,看着姑娘们被泪水弄花的妆容,我甚是欣慰。而我也回归普通人的身份,偶尔在网络上公开几篇竹马与骑士秀恩爱的文章。

锁车抱歉回头开。

你们新婚夫夫房事都这么激烈的吗?

*注:

①欧若拉(Aurora):掌管黎明、曙光的女神。

②尤拉诺斯(Uranus):天之神,第一任神王。

*欢迎来评论和我聊天嗷嗷嗷!!!!!!聊啥都可以啊!!最近一篇MarkGun真人同人脑洞暂缺 有小伙伴可以一起聊一下的吗?!!!

评论(11)
热度(152)

糖醋鲤瑜

我只是一座桥,架设在我之所无与我之所愿之间。

© 糖醋鲤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