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鲤瑜

「不期而爱全员•哨向哨」爱情百分百

*嗨喽嗨喽好久不见啊大家!最近有些忙所以拖更了好久。果咩果咩。很感谢几位催更小可爱的支持。

*这章也是速码的

*希望大家戳进我的主页获取我的唠嗑方式和我唠嗑聊脑洞啊啥的

*爱你们!!

*OOC预警 文笔渣预警 

*即使这样还是祝各位小可爱阅读愉快——

“我听说,人们在记忆一个人的时候,往往会记住与他有关的某种感觉。”   

“每次我想起你的时候,身上总会涌起动物绒毛蹭遍全身酥麻的感觉,以及翠绿的圆润的青果,是闻起来有些酸涩,但回甘起来却甜得像蜜糖一样的味道。”

被Kla冰冷的指状骨节遮盖住双眼,在漆黑的视景下,他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Kla带有挑逗意味的话语回响在耳边。

“老师,你是我想占为己有的,我想把你玩弄于床榻前,做到你双腿发软嘤嘤嘤的啜泣着向我讨饶。”

Kengkla松开捂着人眼睛的手,搂。着人纤。细的腰凑。到人耳边不紧不慢的将刚才的话,一字一句的念的清清楚楚。吐字时的温。热的气息散。漫在Techno白。净的侧。颜,使敏。感的肌。肤泛。起诱。人的粉。红,Techno精。致优雅的天鹅颈覆。着。一层细。密的汗。珠,上。下。滚。动的喉结随着人欲言又止的嘴泄出色。情的喘。息。

——Techno,Tag,you’re it.

——我会结合你的。

Techno早晨起来就看见自己的精神体Gun不知羞的趴在Kengkla的白狮Mark怀里眯着眼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Mark喂的牛奶。

Techno替Gun羞的不行,——我还没和Kengkla这样你就先代替我和他的精神体这样那样了?要把懒惰的熊猫抱起来的瞬间自己的腰就被揽住,肩膀上就多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No老师,早上好。”

Techno更羞了。

把粘在自己身上的Kengkla抠下来,故作镇定的小表情被Kengkla一览无余。

“早、早上好,快把其他几个人叫起来准备去训练了。”

Kengkla微笑着点点头。

——眼前这个可爱的P'No昨天晚上就会成为自己的向导,可是面对被欺负到满脸泪水向自己求饶不要结合的Techno自己还是心软了。

如果下次有机会的话,打死都要与他结合。

Kengkla盯着Techno离去的背影,不知道又在打着什么如意算盘。

墨迹到半晌午了才从窝里钻出来的仓鼠Plan迷迷糊糊的环顾自周,果然那只狐狸像只哈巴狗一样还守在自己旁边。

被折腾了两三天的Plan已经习惯了。撑着两腮窝在自己的小餐桌旁边等着迟迟不到的主人给自己喂食。最后理所当然的得到了某只狐狸的投喂。

仓鼠踱着晃晃悠悠的步子蹭到狐狸腿边——它已经对眼前的狐狸有了足够的信任感。蹭蹭Mean梳理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毛,表达感谢。

狐狸Mean被萌的不行,不自在地用爪子抓抓自己的毛。

Can下楼就看见如此有爱的一幕,想到狐狸Mean主人平时对他冰冷冷的一张脸,再看这狐狸如此害羞的模样……

天呐!

反差萌吗?!

高冷大少私底下原来是这种人……

Can最终拎着吃饱的仓鼠Plan去了训练营。

无情地抛弃了望眼欲穿的狐狸。

Tin盯着Can的脸,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此时结束今日训练的Can刚回家温柔地揉着手心中累瘫的仓鼠的头瘫在沙发上,就感受到了一道火辣辣的视线向自己飘来,疑惑地转过头,就看见不知什么时候从房间出来的Tin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目光简直如狼似虎。

Can:???

不好!难道他发现我偷吃了冰箱里最后一块儿小蛋糕?!

Can故作镇定喝口水,真诚的说:“对不起,你冰箱里最后一块小蛋糕是我吃的…我知道是我的不对可是你平时好像也不太爱吃这种东西像我这么善良的人当然是不忍心你陷入蜜汁困扰之中啦所以就帮你吃掉了……”

Tin:???

那块儿蛋糕好像就是为了贿赂眼前这个小傻子而准备的,不过好像因为自己太别扭了以至于好像过期了……到底要不要和他说呢……

看着Tin突然变红的脸又耷拉下来,Can更慌张了。

不好!难道是那块儿肉!

Can反应过来,连忙欲盖弥彰地又喝口水,清清嗓子,“对不起那块儿肉也是我吃的。你也知道哨兵的训练很累嘛所以有时候就吃不够吃不够第二天训练就没有精神没有精神就容易受伤受伤了就不容易痊愈你……”

Tin:……

Tin脸更黑了。

“我只是想告诉你让你的仓鼠离我的Mean远一点……”免得它荒废时间最近训练的完成度明显下降了……

Can一口水没咽下去差点儿喷出来,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嘛。于是急忙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什么嘛明明就是那只傻乎乎的狐狸一直缠着Plan啊……

今日是魔鬼训练的最后一天了,今天结束以后就要准备上战场与其他学院进行对战了。一年一度的学院对战赛又要开赛了,Ae作为优秀的哨兵和其他优秀的向导哨兵被带去自己学院在郊外专门建筑的训练场进行封闭训练。比自己优秀的学长学姐不多,但是足够了,本想着自己也能多出些日子来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感情,也竟耽误了半个月的时间。

Ae牵着自己的精神体与导师学长学姐问好后便一一道了别。因为部分学长的训练还在继续。

自己精神体耷拉着耳朵,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

好久没见到Saint了……

不用担心,马上就可以见到了。Ae温柔地拍拍大型犬的头。

相思?自己何尝不是呢?

他真想Pete。

他真想他,想他清晨起来在训练场偶遇的娇羞模样,想他白皙嫩滑小手,想他身上时常围绕着的薄荷香味,想他耐心与他对话时眼眉低垂,十分温柔。

可是Pete是怎样的心情呢?

Ae一走就是半个月,两人完全断了联系,Pete前几天还元气满满,过了一周后就开始挖心挠肺的想他。

一开始以为Ae是嫌弃自己所以想断了彼此的联系,因此自己在训练的时候受了很多伤,到现在都没完全愈合;自己的心情也牵连到了自己的精神体Saint,Saint也以为在自己眼里厉害无比的高加索犬Perth不喜欢自己,于是训练更加艰巨了。后来得知因为对战赛Ae去了郊外的训练场。

半个月没见了,也不知道Pete究竟过得如何,想他不经意间软绵绵的小奶音,Ae不由得绽开笑容,脸上的表情也终于生动了许多。

回到本校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校长室报道。

Ae离校长室越来越近的时候发现Pete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走进了校长室。

一开始Ae还直傻乐,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儿还好好的等他回来呢。后来Ae才觉得不对劲儿,Pete作为今年入学的新生怎么有机会去校长室?

除非……

他要退学?!

评论(25)
热度(153)

糖醋鲤瑜

我只是一座桥,架设在我之所无与我之所愿之间。

© 糖醋鲤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