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鲤瑜

危卧病榻,难有无神论者。


――《我与地坛》


 
评论

糖醋鲤瑜

我只是一座桥,架设在我之所无与我之所愿之间。

© 糖醋鲤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