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鲤瑜

「不期而爱全员•哨向哨」爱情百分百

#终于写出来了


#这章没有Kla和No下章就有了


#可喜可贺的是Ae终于亲吻了Pete

Tin终于借家族聚会向Can告白啦


#两对哨兵向导设定 TinCan向导哨兵 人物OOC预警


#祝君阅读愉快——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Tin气势汹汹地推门进来,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坐在茶室里的人一脸•不平静•但是劳资要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规规矩矩地站起身:“抱歉让你回来一趟但是这件事情关乎我朋友的幸福,所以一定要帮助我啊!”


Tin瞟了对方一眼,侧着身子在对面坐下:“说吧,什么事。”


“要不你先吃块儿蛋糕?”Can清清嗓子,没有要说事情的样子,只是把吃了只剩一半的蛋糕推到他面前。还穿着训练服的Can此时此刻脏兮兮的,应该是为了什么要紧事专门来联系他的样子。


什么要紧事呢?为了谁呢?

Tin咬咬牙,觉得面前这个人太闹腾了,怎么连无关紧要的人的事情都管呢?


“嘶——吆”


Can看面前的家伙似乎没打算吃,于是小心翼翼的把蛋糕拿回去的瞬间听到了来自Tin的傲娇狐狸的叫声。


Can:……


单手把舒服的爬在狐狸毛上的仓鼠Plan拎起来。


这只狐狸发出这种叫声通常是表示自己在保卫它认为很重要的东西,不希望别人靠近。


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


经历太多次了。


明明自己的精神体比自己还要高冷,怎么就对这只表明聪明切开之后蠢的不得了的狐狸如此温柔?


Can被Tin盯着吃了会儿蛋糕之后终于下不去嘴了。


“就是那个、那个......”


“你说不说?”


“是结合热啦!”Can看着Tin的俊脸放大在自己眼前,距自己不过五厘米的距离。一下子脸红爆,僵直着身子往后坐了坐。


Tin意味深长的嗯了一声,终于面露微笑。


“你陪我去参加一个聚会。我会满足你的一切要求。”


“有可口的美食吗?”


“当然有。”Tin今天第二次弯弯笑眼。


Can满意的点点头,丝毫没有在意旁边自家精神体鄙视的眼神。反正它个豆豆眼也不惹人注意,除了它身边那只只对它顺从的狐狸。





将一根冬日脱叶的树枝插进盐矿荒凉的底层,二三个月之后再把它抽出来,上面就布满了闪闪发光的结晶,还没有山雀爪那么厚的最细小的树枝都被数不清的钻石点缀得光彩夺目,熠熠发光,原来的枝子已认不出来了。


Ae烦躁的一下一下的按着太阳穴,想把那抹熟悉的身影从自己脑海中抹去,却发现自己比想象中更加无力。


Ae从不去揣测一个人或者一件事情,但是他不得不承认,Pete就是他的例外。他十分害怕他不在的这段时间Pete遭受了什么终于承受不住要退学,即使这是未经证实的,可是他还是很怕这种最令人难过的结果会应验。


Ae等在这儿已超过半钟头了,回想起昨日自己约了Pete谈话,今日就早早来到了。他翘首盼着,想着人和那猫怎么还没来,想着如何与那人言说他的心事,想着那人这么多天是不是瘦了。


Pete何尝不是一样,他接受了Ae的请求后一早起来便拿上礼物赶去校园小花园,期待欣喜中怀着忐忑不安。已经半个月了,Pete一直思念着Ae,自己只是知道他去秘密训练了,却不知道他在基地过得好不好,对他很思念,却无法对他表达出来。


遥遥的,他便看见朝Saint跑来的Perth,不自觉抿唇而笑。待自己慢慢走进Ae却有些紧张起来,一时不知作何反应了。只知道看着Ae笑,还是傻傻的笑,没有变过一样。Ae有别的心事既开心又失落,也只对他笑,笑得温柔。


两人静静地对望着,阳光带着层层的光圈打在二人的微笑的侧颜上。


是Ae朝Pete靠近了一步揉了揉很久没看到的软毛,示意人坐到旁边的草坪上。


“那个......”

“Ae过得怎么样......”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气氛一时很尴尬。


“我过得还不错。你呢?”只是没有你在身边,没有我照顾的你过得还好吗?


“我也还不错,我最近变得厉害了哦!”Ae看着开心的眉飞色舞的人儿,不自觉也跟着开心起来。


那人笑着,红唇白齿开合间他听到自己的名字在对方嘴中辗转。软绵绵的。


Ae看到自己的精神体对他的精神体的宠爱。


他看到那人在自己身边的每一个瞬间。


甚至穿越时间与人海,看见到自己离开后他的不安与沉默。


Ae被汹涌的渴望压到几乎喘不过气。


他不明白自己在渴望着什么,不明白究竟是什么重重的压在自己的胸口。


究竟是什么驱使他,Ae不知道。

像是刻在骨子里的下意识动作。


他缓缓靠过去,吻住了Pete喋喋不休的嘴唇。


Ae感受到了自己精神体的悸动,他皱着眉头吻的更深。


我敞开心扉亲吻了你,你抬起双手拥抱住了我。

如同春花,如同秋叶,如同朝露,如同夕光。

如同现在的你我。





孩童时候的记忆并不牢靠,Tin只隐约记得那是十多年前的一次家族聚会,其实就是几个相扶持世纪之久的商界制霸家庭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家族,谈论的话题无非就是有关经济政治。Tin被母亲要求去表演一首新学的钢琴曲,那是他在极大痛苦之下练出来的,只是为了满足母亲“炫子”的心理。


他乖乖上去演奏,却在最后一个音节出了问题,母亲虽然没有表面责怪他,可是漂亮的眼睛里写满了失望,自己不希望母亲对自己失望。于是接下来他疯狂练习钢琴曲,只不过接下来的几次聚会他都没有再被要求去表演钢琴曲。


自己其实很久没有同家人交流了,自打自己懂事之后,家里便只有严厉的老师陪伴他了。


这次家族聚会自己只不过是想告诉所有人不必再把那些所谓高贵的哨兵介绍给自己了,他们还不如自己从路边捡来的哈密瓜呢。


Tin亲自为二人挑了套最像婚服的白色西装。Can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惊讶,从来没有认真打理过的头发被细心修整了,西装包裹下的身躯线条流畅,衬得自己帅气逼人,一双合脚的皮鞋擦得锃亮。


Tin笑了笑,他长了一双桃花眼,笑起来帅气又妖媚,“认真洗过的哈密瓜就是不一样。”Tin和他不一样的帅气,本就是王子气质此时显露出来,高挑的身材衬得白色礼服没有任何瑕疵。


Can抬手拍了下他的头,“劳资今天比你好看。”


Tin笑意更甚。


Plan放下抱着啃的食物哒哒哒凑到主人身前,顺着主人放在桌子上的右手指尖爬到肩膀上,抱着哈密瓜的俊脸不撒手。Mean也扒拉住Can的裤腿,Can温柔的弯下腰揉揉Mean的头,把自己肩膀上的Plan拎下来放到害羞的狐狸身上。


又得意的朝Tin笑了笑。亮晶晶的眼神仿佛在说,看,你的精神体都觉得我比你更帅气!


Tin无奈的摇摇头。


到了聚会现场二人果然成为了最受瞩目的。


一是因为Can,大家并不认识他但是现在却被Tin牵着手;二是因为帅气的Tin,收到了聚会上所有单身哨兵以及单身向导的目光。


傻乎乎的Can并不害羞,还在Tin的耳边偷偷问哪里有美食,Tin体贴的弯下腰贴近Can的嘴巴听。宛若一对出来逛街的小情侣。


“啧,你再吃迟早变成鲜嫩果肉丰富的哈密瓜。”


Tin带着Can走向了主座位,——那是自己家庭的位置。Tin只是吩咐仆人多添一个位子,之后便带着Can坐下。


聚会开始自然没有几个人询问Can的身份,因为都在讨论有关商业联盟的事情。这个话题对于Can来说很无聊,便只是低头吃着盘子中的食物,等待Tin时不时递上一些美味的食物。

不过也不是Can不能自理,只是人太多了而且自己都还不认识胆子也没有那么大敢去夹食物吃。


——就像一只等待被投喂的小动物。


Tin想到这里低头笑了笑,却被母亲抓住手腕问道,“我家Tin怎么胖了这么多,虽然还是很帅气,是学校伙食变得越来越好了吗?”说完便望着一位儒雅的夫人笑了笑。


Tin看着二人之间的小动作,便明白这不是在关心自己。不过说起自己变胖了这个话题,好像还是因为贪吃的Can,这个傻乎乎的哈密瓜,曾拍着胸脯对因为饮食不规律而胃痛的Tin说:“放心吧!只要有我一口饭吃,小爷我必定不会亏待了你。”虽然花的是Tin的钱,不过这只哈密瓜遵守承诺一直关心着自己。


Tin对着Can吃的鼓鼓的脸颊笑,Can一脸不解,示意Tin大少爷为自己递过来那个最鲜美的肉。


硕大的Tin家房子建得好似个迷宫,好奇心推着他不断向深处无人的房间前进,Can小心翼翼的推开一个半掩着的房门,便看见一个身着西装的男生虚弱的躺在沙发上。


啊,这好像是刚刚聚会上侃侃而谈的那个男生,很多人都有夸奖他。


入了夜天气总会变得凉,这个房见里却意外地打开着窗户。微弱的动静无意间惊扰了男生的休息,他怯生生地看向门口的Can,倒正巧对上了Can无辜的眼神。


白得瘦弱的少年,身穿黑色西服,头发整齐地全都梳到两侧耳后,但是少了刚才餐桌上侃侃而谈的气质。


“你...你怎么了吗?”


男生看了Can好一会儿,才开口说:“没什么。”语气冷酷而高傲。


和Tin好像啊!明明这么虚弱了,还在坚持,最后还不是依赖自己而抱着自己睡着了。想起来Tin的糗事的Can笑出声。


沙发上的男生一脸不解。


Can走过去揉揉男生的额头,滚烫滚烫的,“你发烧了!”


男生似乎不喜欢和人有身体上的接触,抗拒的推开Can的手,“我说了,没什么。”


“你们贵族都要这样吗?难受就说难受嘛,真别扭。”Can撇撇嘴。男生却被他的表情逗笑了。


——其实很久之后,仿佛午夜梦境般的相遇还被当作珍宝一般被那个男生用心珍藏着。


Tin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二话不说拽着Can的手要离开,Can慌慌张张的说:“那个孩子发烧了。”


“你确定他只是个孩子?”他可比你聪明多了。


“别想他了,我有事情要宣布。”Tin看一眼Can,这人的过分善良真的令自己好生气。


交谈的声音因为一个音符的响起而逐渐变轻,夏日清凉的微风带着芬芳花草香气顺着敞开的窗口吹进客厅内,从他蓬松柔软的发丝间飘过,亲吻了他微微扬起的唇角和垂眸时一抹温柔。


Tin穿着白色礼服,坐在窗旁的钢琴前,十指在黑白琴键上娴熟的翩飞。


一曲毕。


为多年前那个自己画上了句号。


“我要为大家介绍一个人,”Tin牵起Can的手,温柔似水的眼神望着Can。


“Cantaloupe,我唯一的爱人,与我相爱结合的哨兵。”


——为现在的自己开启一个美好的前奏。


一时间别墅内一片寂静。而Can醉在了Tin温柔的眼神中,仿佛这一切都似真似幻,但是真实的是:Tin,他眼前这个男人,此时此刻,是只属于他的王子。


Tin享受着意料之中的寂静,装作要吻他的样子凑到他的耳边对他说:

“三号,八月三号。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号夜晚十一点四十五分我宣誓你是我的爱人,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辈子的爱人,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


THE END


*部分句子取于自己的摘抄记录加以修改 因为部分都忘记了 在此不做注释(因为找很麻烦×


*欢迎小可爱与我扩列啊啊


*求蓝手小红心嗷 您的认可是我更新的动力٩( •̀㉨•́ )و


*前文看合集


评论(16)
热度(98)

糖醋鲤瑜

我只是一座桥,架设在我之所无与我之所愿之间。

© 糖醋鲤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