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鲤瑜

「不期而爱全员RPS架空」警官的生活。

/起名废。

/还是我我又开了新坑本来打算一篇完的可是发现这又是个大工程(脑壳疼。

/如题。架空RPS。发篇试水反响不好不写了∠( ᐛ 」∠)_

婚礼专用的英式教堂在这片夜色下显得圣洁又美妙,夜晚的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草地上。这一切都仿佛笼着轻纱的梦。陈智霆和陈瑞书以及他们的好友就站在门口。陈智霆看着胡子拉碴完全没有初见时的英气的陈瑞书的脸想,陈瑞书现在这个狼狈的样子,估计要在他的脑海中印一辈子了。

陈瑞书在好友面前忍不住鹅鹅鹅地笑,像个孩子,轻轻把对方的左手牵了起来,“你确定我们要像现在这个样子结婚么。”

“嗷!混小子你到底结不结!我这辈子交给你了,你如果现在不结,说不定我明天就反悔了!”

“哥,我前半辈子最美的一天就是遇到你的那天。”

“那么今天呢?”

“今天是后半辈子的。”

墨黑的瞳在月光下泛起白色的光点。陈智霆看着陈瑞书朝他傻笑的脸,长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来。小心翼翼的捧起陈瑞书的脸,轻轻吻上去。

“我嫁给你了,陈瑞书,一辈子都不要想着抛下我。”

陈瑞书哭了,压着嗓子趴在陈智霆耳边说:“哥,从今以后,我们只有死别,不再生离。”

陈智霆没有回答,只是用力地,将人在自己怀里抱得更紧,更紧。






“喂,研究结果出来了。”

“我对被害人的衣服和鞋子进行了研究,发现被害人的鞋底上粘了一些微小的金属颗粒,分别是钢、生铁和锰。指甲缝里有法医科遗漏的疑似凶手的皮肤DNA已送去素材库核对。”*

怎么会有遗漏?“小林,告诉王俊勇,让他扣掉法医科这个月的奖金。”

“慢着,”洪天逸把手放到陈瑞书的肩膀上,“我现在也是你们局里法医科的了,还一个人给你把尸体重新检查了一遍浪费了我和你哥相处的时间,现在你还要扣我工资?嗯?”

“你少来吧,护妻没这么护的,你刚调来我们局,这月连你的工资都没有,别提奖金了。”陈瑞书把洪天逸搭在他肩上的大手拿下来,丝毫不留情的反驳,“如果我们还抓不到凶手,那些媒体又躁动起来,谁还信我们警局?你怎么敢肯定凶手不敢继续杀人?”

洪天逸耸耸肩,“出门右拐不送。”


“怎么样?”王俊勇见陈瑞书开门进来忙凑上去问道。

“研究结果出来了,去调查一下本市的所有钢厂。还有你家明明是不是和我老婆一起去听什么什么培训了?”陈瑞书皱了皱眉,端起水杯嘬了口水,“小刘,给我老婆打个电话让他回警局。”

王俊勇撇陈瑞书一眼,“是啊。”

“找我什么事儿?”陈智霆一进门连看都不看一眼陈瑞书径直朝给他打电话的小刘走去。

小刘抱着热水杯瑟瑟发抖,“是、是老大让我给你打电话的。”

陈智霆瞅一眼沉思中的陈瑞书,扭头装作要出去的样子,“没什么事那我走了。”

陈瑞书在他推门的瞬间猛地把人拉进怀里。

陈智霆:!!!

修长手指握住他的手腕,拉在唇边落下一吻:

“怎么着,来了还想走?”

陈智霆闹了个大红脸,从脸蛋儿红到耳垂,“...滚开。”人间真话本来就不多,自己媳妇儿脸红胜过一大片话。

斯文读书人多脸皮薄,陈智霆就是这样,陈瑞书一句不找边际的话就能让他红脸,比醉酒还严重,从脖子根蔓延到耳尖,就像是众多娇艳欲滴的粉花红花紫花之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

所以说陈大警官最喜欢逗老婆。

“不行啊,我滚了你就不要我了。”陈瑞书这时候又佯装可怜把脑袋放在人的肩膀上声音颤抖带着哭腔说。

陈智霆转过身揉了把警官的头毛,——这可不能随便揉,只有老婆可以。却发现抱着自己的混蛋并没有哭,一气之下狠狠踩了身后人的脚,“混蛋!你给我松开!”没成想陈瑞书连动都没动,作为一名合格的警官,怎么能因为这点儿小疼就松开老婆?

陈警官字正腔圆的说,不能。反而按着人的肩膀狠狠吻住了身前爱人。

“你和我在一起是替天行道,我太混账了,你替所有小姑娘收了你这个混世魔王。所以你不能不要我。”

陈智霆被气笑,怎么还有这种不要脸为自己开脱的人?

——

*是自己阅读了好几遍的一部书改编剧里取来的素材。

*在这里解释一下:开头的婚礼算是个铺垫和伏笔。(具体是啥不明说)然后主MarkGun,别的CP虽戏份不会太少但是剧情按主线发展走。每段我都有空格比较大的部分以示分割。

评论(9)
热度(82)

糖醋鲤瑜

我只是一座桥,架设在我之所无与我之所愿之间。

© 糖醋鲤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