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鲤瑜

  “你可知道:你若受苦我也一样受苦;你若哭泣我也泪水纵横;你若身陷奴役之屋受人唾弃,我会强忍悲伤再建筑一屋当作宝库,将别人不给你的东西上百倍地置放屋内,等你到来,为你疗伤;若苦涩的必尽之责或谨慎之心阻挡我来到你的身边——这对我单方面来说必定更加苦涩——并且剥夺你和我在一起的快乐(虽然我们还能以一种受辱潦倒的方式透过铁窗横档相见),我至少可以终年不断地给你写信,只希望我的片言只语能够让你读到,只希望被击碎的爱的残音能够让你听见。如果你拒收我的信,我也会一如从前地写,以便让你知道无论沧海桑田,总有我的信在等你阅读。”

——王尔德的《自深深处》,是他在狱中写给同性爱人道格拉斯的信
叶蔚芳女士翻译的版本

 
评论(2)
热度(5)

糖醋鲤瑜

我只是一座桥,架设在我之所无与我之所愿之间。

© 糖醋鲤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