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鲤瑜

「不期而爱/大概全员向•哨向」爱情百分百*01

*实力演绎文题不符(×

*第一篇是主Kengkla×Techno的(第二篇主哪对儿谁知道呢×

*且看帅气白狮如何套路蠢萌小熊猫(?

*私设多阅读慎

“考上啦?”

Technique捻起一粒橘瓣儿,塞进嘴里,边嚼边嘟嘟囔囔的问Kengkla。

Kengkla神色一如往常平和,略沉吟后朝Technique点点头。

“你确定你能追到我哥那个蠢蛋吗?”

原本琥珀色的眼瞳微微地变深,Kengkla的眼神里透出一股强烈的欲望,胸中的欲望也越积越高,似乎有什么要破土而出,无法遏制的占有欲和控制欲。

“能。”

Technique放下手中的橘子。

“你是不是觉得我哥很蠢很好追?你错了你错了我的好友,我哥根本就是蠢到根本不知道你在追他,而且我哥的能力都是有目共睹的,虽然精神体是只小熊猫,但是发起飙来不得要把你生吞活剥了…”

“如果我没有能力追到你哥的话我就不会报考你哥所在的哨向学院了。他的能力属于这个学院,而他属于我。这世界上还有谁能比得上我媳妇在我心中的位置?”

等你正式开始你的追妻之路你就知道艰辛了。Technique默默的腹诽。

随着哨向混合教学的学院的普及,凡富贵官僚人家子弟或有能力者皆往之。渐渐的,这类学院也分出了个三六九等,也有了固定的导师训练组。

而Techno所在的学院是全市最好的哨向高校——HeliosApollo University。

翌日清晨,风轻吹散了雾气,阳光温软。学院里不断有新生来来往往,大多都是拖着自己沉重的行李箱身后跟着好奇的左顾右盼的精神体充满活力的寻找自己心仪的导师报道。

——人海茫茫,万般错杂中一眼便找到要等的人,合该是种幸运,却是缘分。

展翅飞翔的雄鹰,卑飞敛翼的玄鹤或跟随主人迈着优雅步伐缓慢前行充满震慑力的白虎……

坐在高级导师席位的Techno对这届新生很是满意,至少他们名目繁多的精神体就足够吸人眼球。

“No老师,您不去做一下宣传吗?没有多少人来咱们的地方报道啊。”Ae无奈的朝只是表面有威慑力实则懒洋洋瘫在座位上的Techno喊话。

是的,现在Techno导师的区域只是靠着自己的“得力助手”Ae不止肌肉发达武艺超群亦是在学院被称作万人之敌的精神体高加索牧羊犬吸引着从他们位置走过的新生。

或许是因为Ae的精神体太过强大,许多未经训练的弱小的精神体与其主人望而止步,还好有Can这种元气满满但是傻乎乎的新生带着自己的仓鼠拖着一分钟动一下的基友Good抱着他的精神体树懒一蹦三跳毫不犹豫的加入了Techno的团体。

“谁说的,我看Can和Good的实力就很强啊。只是缺少锻炼罢……”了。

“各位学长们好,我是Kengkla。”

朝学长行礼后,望向坐在导师席位的Techno,笑意在好看的桃花眼里蔓延,“No老师好。”

“嗷,是Kla啊。”Techno走到Kengkla身边揉一把他栗色柔软的毛发。

——本应该只是这样的,哥哥与弟弟或者导师与学生的身份,Kengkla在某一天突然发现,在面对这个哥哥的时候,心底会有些按捺不住的悸动。就像现在这样。

“嗷,Kla要来我们这里吗?”

Kengkla看着Techno认真带着期待的双眼,展开笑颜。

“是的。”要不然怎么套路你。

“Ae快拿来张申请表!!”Techno的嘴角从Kla同意进入自己团队开始咧开就没收回去。

入学后导师带着各自的学生去了各自区域的学生宿舍楼。

Can求着Techno为他们开派对,Techno一心软就同意了,不过时间安排派对要到他们入学的第二天才能开。

承诺开派对欢迎新生的今天,刚好碰上学院开会。Techno白天匆匆忙忙赶回学院本部开会,手机被他全程静了音,开会期间激烈的讨论事宜和高速运转大脑的疲倦和紧张让他忘记了很多事情,其中包括了他承诺的新生派对。

等到他们差不多把教学方法的问题解决又各自写出教学计划院长才放他们离开,因疲惫自己的精神体早已进入香甜的梦乡,Techno才后知后觉的打开手机,里面有大概几百条消息和几十个未接来电。

大部分都是Kengkla和Ae打来的。

“喂……”

“P'No你有没有事?!怎么才接电话??”Kla关切的话语中充满了焦急。

“啊……是学校本部临时有个会议。早上见你们都没醒我想着是不是开学太累了,所以没告诉你们。对不起啊大家,我马上回去,现在还有时间开派对…”Techno的声音难掩疲惫。

话音未落手机就因为没电而关机了,自己也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宿舍。

“嗷!P'No不用着急开派对了!要不要我去…嘟嘟嘟……”手机一阵忙音切断了两人的通话,但得知Techno没事自己心中的巨石才算落了地。

相比自己心中强大的占有欲,Kengkla更愿意把心里的人用自己软糯的爱包裹起来。舍不得他受一点伤害,不管是外界影响还是自己的原因,怕他那双好看的眸子里流露出来的是疲惫和伤心。

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活在明亮的地方,带着虚伪的面具对所有与他们同类的人或者比他们更高的人都报以微笑,却对阴暗处的蟑螂老鼠轻易践踏。

Kengkla的爸爸妈妈就是那样的人。

大多数人中的一部分人试图探索黑暗,却被黑暗吞噬。明明怀揣着炽热的心却渐渐变的冷漠无情。

Kengkla就是这样的人。

还有大多数人中很少的一些人,他们是发光体,想要用光明遣散阴暗。

而Techno就是这样的人。

他驱散了Kengkla的黑暗。

“No老师回来啦!”因为派对终于可以开始而兴奋不已的Can大喊。

他看到Techno推开门走来,神色疲惫,但总是带着笑容。

——想将他靡软的身躯紧紧拥入怀中。

!!!!

即使自己躲在暗处还是有的危险想法。

“No老师派对食物和布置都弄好了,就等您回来了。”Ae揪着睡醒的Pond下楼。

“嗯,我先去洗个澡,你们先吃。我代表所有人欢迎几位新生的到来。希望大家以后可以共同学习,共同进步。”

Can拽着Good扑向餐桌上的食物,Ae给自己乖巧的牧羊犬Perth喂食,Pond打着哈欠揉着眼睛刚想放出自己的精神体,却看到了暗处Kengkla黏在Techno身上炽热的眼神。

哦豁,劳资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嘿Kla!你的精神体是什么!快放出来给大家看看啊!!昨天太晚了小爷我放过你了!今天的派对怎么样也得让大家见识见识吧?”

“呜呜……对啊对啊……”嘴里不停嚼嚼嚼地Can也附和。

Kengkla腼腆一笑,“我放出来大家可不要嘲笑我。”

白狮被召唤,出现的一瞬间对所有人发出振聋发聩的吼声,Kengkla提前设了屏障以至于声音在他人耳朵里不会太大。他轻轻抚摸着白狮,白狮体会到主人温柔的内心情绪也渐渐平静下来,慢慢跪伏到地上。

“卧槽太酷了吧!!”Pond瞪大眼睛。

“谢谢。”

“吧唧吧唧…这怎么会嘲笑你嘛!!简直酷到没朋友啊!”

Kengkla微微一笑,“Mark,你们就叫他Mark吧。”

“嘿Pond,去把箭竹竹笋和米饭给No老师送上去。”

“嗷!Ae你怎么不自己去!!诶,让Kengkla带着Mark去吧,估计老师还没有见过Kengkla的精神体吧。”Pond坏笑。

“懒死你算了!那Kengkla就麻烦你了。”

Kengkla推开房门发现房内并没有开灯。

Techno的房间窗口正对月亮,温柔的光芒倾泻而下。Kengkla看见身披月光的Techno乖巧的坐在床上吹着头发。

“嗷,Kla啊,他们让你来送食物的吗?你放在桌子上就可以了,谢谢。”随后起身去了厕所。

“好的。”虽然这么回答,可是自己的内心想多看会儿Techno。

——也许可以又发现什么值得自己更爱他的地方。

刚要把食物放到桌子上,Kengkla的裤角就被什么东西揪住了。回头看是老师的精神体不知从什么地方出现了,叼住了Kla的裤角。

Gun用它较粗而蓬松的尾巴勾住Kengkla的脚脖子,深褐色的尾尖点点他手中还未放过去的食物。

Kengkla愣了愣,把竹笋递到小熊猫Gun的嘴边。

天降美食,Gun心情大好,用尾尖蹭了蹭Kla的手掌心,随后翕动鼻翼闻了闻竹笋,唔——好香!

蹭的Kla心里痒痒的,想到这是Techno的精神体,他也会这样向自己撒娇嘛……想到这里,Kengkla有些心猿意马。

自己的精神体不知什么时候被激地出现,难得没有怒哄一声示威。只是眨着浅蓝色的眼睛温柔的爬伏在地上任由感到惊喜的小熊猫戳戳自己的肌肉——这可不许别的精神体动;舔舔自己象征威严的银白色的毛,舔的湿答答的。最后温驯的趴在自己的怀里安眠。

Kengkla满意的笑了。好样的,以后你早晚有机会把这只红褐色的蠢萌小熊猫吃干抹净。

从厕所里出来的Techno感受到了自家精神体的骚动,可是没想到是这样一番情景。根本来不及欣赏Kengkla威风的精神体,自己的脸连带着耳朵都染上粉红色。

于是惊讶又害羞的站在厕所门口出去不是不出去也不是。

还是带着点止而不为的小心翼翼喊“Kla…”似乎所有的依赖和温柔,都娇娇软软的温化其中。

——反正在Kengkla的耳朵里是这么回事儿。

未完。

*大学名称是古希腊神阿波罗和赫利俄斯名字加在一起的。

*求评论红心蓝手鸭!!!!来评论区和我这个老女人聊聊天(。

评论(34)
热度(245)

糖醋鲤瑜

我只是一座桥,架设在我之所无与我之所愿之间。

© 糖醋鲤瑜 | Powered by LOFTER